新闻中心体会团队的作用,增进对集体的积极参与和责任意识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全国咨询热线19904448925
  • 地址:长春市双阳区积德泉度假山庄
  • 联系人:刘经理
  • 微信:CCCS1111
  • 邮箱:1442520911@qq.com

水弹枪已“三亿人上战场”的梦想

日期:2019-06-11 14:32 来源:长春市鸿鹄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长春cs水弹
 
今天我们来了解“WarGame水弹枪”被称之为三亿人上战场梦想的水弹枪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三亿人上“战场”WarGame!
 
  是时候跟玩枪的梦想来次深度对话了!刻不容缓!
 
  滑雪和WarGame一样,在国内一度都被认为是非常小众的运动。
 
  事实上WarGame比滑雪有着更多的群众基础,也更容易成为大众运动!甚至于它俨然一个大众运动,试问下现在有多少个企业员工拓展、团建没有做过这个项目呢?
 
  很多玩家说现在谈这个太露骨,可是这个问题该到什么时候谈?等到所有的爱好者都爱上镭射枪?等到水弹枪也只能到营业性射击场才能玩?等到像80后小时候的玩具枪BB弹一样10后的水弹枪被禁止?等到水弹枪被禁后爱好者们、市场开发者们苦闷研发出来的“雾弹枪”、“音波枪”?还是要等到很多人口中的开放?
 
  1滑雪与WarGame
 
  三亿人上冰雪。国家体育总局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总产值达到1万亿,直接参与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人次,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
 
  三亿人上冰雪,在22年冬奥会的推动下马上就要实现了!作为一个滑雪爱好者,这个消息令人振奋。滑雪也从非常小众的运动摇身一变成为了大众运动,还有了个更文艺的名字冰雪运动。
 
  与冰雪运动不一样,WarGame显得有些洋气,其实它也有很接地气的叫法“野战”、“真人CS”、“真人吃鸡”、“打CS”、“反恐精英”、“真人实战”、“生存游戏”等等,这些说的也都是它。面对庞大的市场、人群,因为没有像冰雪运动这样统一的一个规范,所以名字也就是各遂所愿。
 
  为什么这项运动在中国,却用着WARGAME这样一个外语洋气的名字呢?众多国外的产品、品牌、运动项目来到中国,都还要请大师给自己译上一个大气的中文名,而WARGAME这个算得上老牌的运动却没有如此待遇呢?这其中是不是长期以来的压抑所至?是不是不乏有着规避风险,掩人耳目的顾虑?是不是成了已然成了一个神秘运动的接头暗号?
 
  与冰雪运动不一样,WarGame本身就带着个万亿市场,不用去造市,轻松释放万亿产值。WarGame一个人的装备就可以多到爆!从头到脚,只要裤兜兜里的包包暖和,你愿意就可以全副武装,你愿意就可以全系珍藏。比如服装、鞋子、眼镜、帽子、电台、瞄具、护具等等等等,众多周边产业正在翘首以盼,跃跃欲试。
 
  与冰雪运动不一样,WarGame没有场地、没有季节、没有地域的局限,比起没雪的日子人造雪,没雪的地域造旱雪,尽其折腾,在中国每年也只有几个月的生命周期的滑雪,WarGame就像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放之四海而皆准,不那么挑剔。
 
  《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的滑雪人次为1510万人,与2015年相比增长了20.8%,与2000年的30万人次相比更是实现了50倍的增长。
 
  与冰雪运动不一样,WarGame每年以各不相同的名称融入企业员工拓展、团建、聚会、国防教育、爱国教育等等集体活动中。如果要论参与的人次估计每年千万人次早已不在话下。
 
  2000年,中国的滑雪场总数只有50家,到2016年提升至646家。
 
  与冰雪运动不一样,据不完全统计,WarGame在拓展培训、旅游景区、团建基地、国防教育基地、射击场、俱乐部、游乐场等不同行业领域以不同的面貌存在数千家之众所言非虚。
 
  因为名字不尽相同,肢解分离也就成了小众WARGAME运动。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2镭射与WarGame
 
  三亿人上“战场”,也仅仅只是个狂想。对于爱好者来说,从来没有奢望过“三亿人上战场”,能够名正言顺的三五成群大方开耍,作为玩家已是不亦乐乎。
 
  但,其实早在2010年前后体育总局已经把镭射“野战运动”(镭射WarGame)列入社体项目目录。镭射野战运动从形式上已经很接近正宗的WarGame,它实际上是BB被迫退出WarGame历史舞台后的一个替代产物,不得已而为之,颇具中国特色。
 
  然而,镭射野战运动在精神上永远无法满足、无法填补WarGame所追求的真实与刺激,不具备还原真实战场的能力和需求。但凡有其他选择,可能就不会选择玩镭射。
 
  3水弹与WarGame
 
  于是2012年前后出现的水弹,证实了大家面对选择时的决择,也正在改变着镭射野战运动的命运。
 
  不仅仅玩家,包括原来镭射俱乐部、景区、游乐场也都陆续开始涉及水弹枪娱乐或WarGame了。
 
  由于管控,水弹枪成了继镭射枪这个形式替代品之后出来的为情景再现而生地妥协玩具,割舍了BB枪的颜色、威力、材料、弹料等。
 
  当然,由于相关部门尚未对水弹枪有明确表态,暂时仍游离在灰色空间迅猛生长,我们这里也就不去谈论合法与否。
 
  从产品本身出发,水弹枪原厂出厂的产品在颜色上添加了国外玩具枪普遍使用的玩具识别色;在威力上固定了小于1.8焦耳的中国枪支定义检测动能,可避免危害儿童,力求不触及法律;在材料上全部采用了塑料制品,有效的杜绝了改装可能,保持了与仿真枪或枪的距离;在弹料上采用了高吸水树脂,用泡弹的时间、大小等延长了期造成危害的可能性。
 
  如果要归结中国玩家对WarGame的杰出贡献,那么镭射枪、水弹枪的诞生应该是相当殷实的证物。
 
  4水弹与BB弹
 
  同样是选择,在自己家和别人家之间,绝大多数玩家选择了带自己回家。
 
  在公安部门从严办理的“营业性射击场”中,2015年后开放了BB弹枪在娱乐上的采购使用,可在射击场使用,亦或玩家可以在射击场购买自己心爱的玩具存放在射击场统一管理。
 
  虽然如此,当与原厂出品未压红线暂无管制的市场需求产物水弹枪狭路相逢时,被捆绑起来缺乏市场经济要素自由的BB弹步履蹒跚实难招架,由于公安部门特殊的职能并非市场体系中的调控要素,对于BB弹在WarGame运动的促进依旧乏力。
 
  水弹枪产品超市、玩具店、网店等随处可见、随处可买,便宜无拘束,其发展速度与受欢迎的程度势头强劲,带回家便也自然。但因为对水弹枪界定不明朗,限制着其规模化的想象与发展。
 
  对于能够带回家的水弹枪,绝大多数放弃了在射击场购买存管选择了能带回自己家的水弹枪。观望中发展,水弹枪WarGame俱乐部还是出现许多,犹如弄潮儿,迅速窜起,令合法场地的BB弹项目一时也陷入尴尬的发展囧境。
 
  毕竟放在自己家,与寄存在数公里外的别人家射击场里;随时随心把玩,与跑到数公里外的射击场玩,应该谁都会作出便捷的选择吧!用很多玩家的话“自己的媳妇不能带回家,还要去丈母娘家才能见到”来理解,话虽糙,但用来体会这种选择的处境可能就不难理解。
 
  哪怕此番景象!回过头看,无论什么玩具枪,只要是市场经济与需求催生的产物,哪怕是将来改名换姓的水弹枪,哪怕是日后可能挖空心思再度进化的新发明,对玩家来说得知欢愉若狂,对WarGame来说都推动着三亿人上“战场”的梦想。
 
  对于射击场来说大海里的万分之一也旺过池塘里的百分之一,皆大欢喜。
 
  5难道是梦
 
  动荡年代人们痛恨的战场,和平年代人一样无法忘怀,随着物质的丰腴,形式战场却成了人们追逐运动的模式和警醒的方式,当然也可以是减压、培训的良方。
 
  对于真枪实弹的高事态管理,无论在哪个国家,出于安定和平、稳定太平都是值得拍手称赞的。
 
  有言说饱暖思变。80后记忆里的炮子枪,起初只为听个响,买得起炮子枪的自然乐呵,买不起的自制火柴枪也能图个乐呵。不知从何时起,风云变幻,听响已经转变为感触,市场应运而生过各类玩具枪,水枪、皮筋枪、BB枪、彩弹枪、镭射枪、软弹枪、nerf枪等,当然还有就是正在被玩家称道的尤物WarGame的革命枪之水弹枪。
 
  朦胧的玩具枪一直让玩家摸不着头绪,也让这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水弹枪落得个名不正言不顺,实属让WarGame难展拳脚。
 
  一个没有行业政策的而且诸多潜在法律风险、富有前车之鉴的项目势必也暂时无法被资本所重视,前路未卜。若时封杀,终其丝路,现有资本集体逃离,三亿人上“战场”便是无稽之谈,这就是个梦,想都甭想。
 
  幸在2018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新的对仿真枪的量刑参考。
 
  如今水弹玩具尚有喘息之地,令加珍惜,保持正道勿起邪念,尚能安否?亦能兴否?
 
  若有此情,百折不挠,“战场”一叙便是三亿。
 
  说不清,道不明,难道是梦呀。
 
  6玩物尚志
 
  WarGame在严格防护下危险系数可以忽略不计,曾有国外调查显示,以pintball的WarGame形式为例,危险系数仅为0.2%,排在第一的危险运动竟是足球,危险系数高达18.9%!
 
  在运动、国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方面WarGame是不是一直默默的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在拓展训练、团建活动中WarGame是不是一直堪称良师益友?
 
  玩家、商家可能最期待的市场环境:
 
  1、源头标准,出厂玩具枪结合玩具行业标准,做好认证;
 
  2、市场定律,谁出事谁负责,谁违规谁受罚,谁犯罪谁受刑;
 
以上就是水弹枪已“三亿人上战场”的相关资讯,感谢大家的阅读。